金融科技的碎片化思考(中)

曾经,系列文只出一期是我的常规操作。今年,我想立个FLAG,有些坑我要努力找补回来。距离金融科技碎片化思考的上篇已半年有余,今天发个(中)篇,权当狗尾续个貂。不出意外,本人是打算在金融领域干到退休的,最终篇预计会出现在我退休之际,因为彼时的我应该会有更加成熟的视角和靠谱的沉淀,敬请期待。

其实此文字的底稿早已写就。突如其来地,2020年10月24日(该日头等大事,天选程序员,曲爷我的生日)的外滩金融峰会,强势挤入金融历史的时间轴,只因马CLOUD那21分钟的精彩发言。亦因为此,我这半个金融从业者不得不藏起底稿,吓得不敢说话了。然而,风头一过,我就在底稿上整了个PPT,去IT东方会的T-Chat上吐槽了一晚上。风吹过处好像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一地鸡毛,想来此时更可以自由发言了。

《金融的背叛》

先从《金融的背叛》此书讲起。书的作者乔治·乌杜,曾在富通银行、摩根斯坦利、纽交所等担任要职,这种级别的金融大家对金融的理解必然非常人可比,绝不会是贸然指摘自己从业行当的杠精,却依然用了”背叛”这个相当重的词来形容近代金融的乱象。金融业的天价薪酬、利率欺诈、监管缺失、虚假创新等等都被作者一一点名。有趣的是,作者把比特币视作庞氏骗局,已经被炒到4万美金一枚的今天,不知道作者作何感想。

强烈推荐大家看看这本书,角度新奇且深刻。此书当然不仅是批判,更多是一种警告和呐喊,书的副标题“恢复市场信心的十二项改革”就可见一斑。这十二项改革分别是:

  1. 停止欺诈消费者
  2. 规范薪酬制度
  3. 让董事会真正负起责任
  4. 重整监管部门
  5. 制约金融创新
  6. 重归透明简单
  7. 确保资本诚信
  8. 给评级机构带上紧箍咒
  9. 重新界定金融风险
  10. 监督资本市场:关于对冲基金
  11. 让咨询顾问言而有信
  12. 全球维度

拉回主题。金融固然有它自身各型各色的问题,那金融科技身处金融之中,应该如何自处或避险?

牌照

金融科技从无牌照的野蛮生长,到争相布局抢夺牌照,再到暗戳戳的“去牌照”,金融科技对牌照的追逐精彩纷呈。千禧年前就成立的国内最早的第三方支付“北首信南环迅”,现在好像并不知名,要知道那时候还没银联、支付宝的事,而银联也不过2002年3月份才成立,支付宝是2004年底成立。沉沉浮浮,直到十年后的2010年6月份人民银行才公布了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准入制度,最后2016年底暂停支付牌照的核发,让存量支付牌照成了稀缺品。

第三方支付行业发展简史

https://zhuanlan.zhihu.com/p/157799876

现而今已经臭大街的P2P,在2015年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发布的的指导意见中,给出的正式命名是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追溯P2P的历史,应该由2007年上海成立的拍拍贷而起,历经2012年的快速扩张、2014年底的集中爆雷,在2020年11月P2P的完全清零之前,这个行业一直在热潮、爆雷、转型中水乳交融着。转型指的就是转网络小贷、或者消金业务,而这两者对应的就是小贷牌照消金牌照,至于二者的区别,不用太深究,记住消金牌照的业务经营范围更广就够了。

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

https://p2p.hexun.com/2019-11-27/199454413.html

2005年央行批准组件的5个省试点的传统小贷公司,在P2P、互联网小贷、消金兴起的浪潮下没有任何优势。通常真正互联网小贷的源起,一般都公认为2007年由阿里和建行联合发行的e贷通,也是最早的助贷模式的开端。2010年3月在杭州成立的阿里小额贷款公司,但是传统小贷公司是有“不得跨区经营”的规定,然后就出来了可打破这一限制的网络小贷牌照。而全国第一张网络小贷的营业执照,查了好久不怎么可考,大概是2016年1月份上海自贸区给万达集团发放的(如有纠正欢迎留言给我)。沉浮十余载的小贷业务,在2017年11月,由互金整治办发布了暂停批设网络小贷公司的通知。网络小贷新规拉高了小贷门槛,大家又把目光转向了消费金融牌照

网络小贷十年沉浮:时代的机遇与代价

https://www.huxiu.com/article/391331.html

国内网络小贷公司研究分析:82张牌照 51家股东为上市公司

https://www.weiyangx.com/236831.html

消费金融的历史在所有这些形态中是历史最悠久的了,国内萌芽于1985年,从2009年的北上成三地试点到扩大多城市试点,再到2015年的6 7月份国家为“互联网消费金融”开闸,消费金融业务蓬勃发展,但是获批的消金牌照也不超过30家,中间也发生过消金牌照的暂停(约2017年1月)和复批(15个月后)。

除此之外,很多人不怎么了解的个人征信牌照,是一个更加难以获取的牌照。到目前为止只有两张,分别是百行征信和朴道征信,实质都是国家控制的多方联合机构。原因很简单,虽然类似阿里、腾讯这种巨头拥有海量公民数据,但是他们对于个人信息的保护、覆盖范围、征信的第三方独立性,都值得慎之又慎。至少2016年某宝推出的圈子,女性发帖,男性只能打赏评论,且芝麻分750分以上才能评论,就是典型的征信数据滥用。

从野蛮生长,到2016年的互联网金融强监管,和2017年的传统金融强监管,至今,国家对于金融市场合规整改的不遗余力,也是致力于打造真正金融普惠产品的同侪,所喜闻乐见的。

创新

创新从来不能以本身为目的,而金融的创新更甚。因为金融创新通常不够透明(也不想透明),一通眼花缭乱之后,金融产品的底层逻辑就被遮掩住了,你看到的花团锦簇背后大多恶臭熏天。

创新也从来不应该以革命、颠覆这种口号标榜自己,而金融的创新常常如此。且不说不少所谓的创新和诈骗无异,剩下的大多也不过是零和游戏,层出不穷的创新幌子也不过为了尽早尽快的套现离场。

耐得住寂寞、不断地打磨、不急功近利、以服务社会为理念的金融创新产品,才是金融真正的未来。

金融创新通常分为二类:金融产品/工具的创新、金融技术的创新

金融产品/工具创新

金融产品/工具的创新才是是金融创新的最重要部分,并不是金融科技动不动吹嘘的技术。比如P2P雏形的创造者是诺贝尔获奖者、小额信贷之父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他将钱以小额没有任何抵押的方式发放给贫困国家的妇女,来帮助他们摆脱贫困。教授的初衷是建设一个没有贫困的社会,使得儿童能够获得受教育的资格。原本用于构建和谐社会的金融工具后来变成了各种雷,如同四大发明的火药成为殖民者手里的枪械,违背初衷。

金融工具创新通常响应于金融市场的供需变化。比如余额宝就是在国民普遍富足,但投资渠道单一或者门槛过高的情况下,(被传统金融的不作为倒逼无奈下)诞生的。甚至打通资产(流量)端和资金端的助贷模式,也可以说是一种金融产品的创新。传统金融们出钱收息,平台们苦哈哈的去找流量赚息差。现在火热的供应链金融,打破单一的金融业务或产品,而是围绕一个核心企业,从原材料到制造到最终产品送到消费者手里,整个供应链条连成一个整体,全方位提供融资服务,这也是响应市场呼声的工具创新。

金融技术创新

互联网的主流新技术现在一般被缩写为 A(i) B(lockChain) C(loud) D(ata) I(oT),这些技术应用广泛,当然不是只应用于金融。金融技术的创新一般体现在这几个方面:提高金融效率、提升金融服务质量、减低金融风险、降低金融运营成本等。

我们大部分人应该都吐槽过银行柜台的“低效”,拿号、证件、复印、拍照、签字、密码等一系列操作,繁杂冗长,直让人骂娘。虽然金融监管让这一切必须如此程式化,但是金融科技的使命不就是从这些繁琐中寻找创新突破嘛?

比如远程的人脸识别技术可替代柜台面签,让开户更便捷;“上古时代”的网上支付需要跳转网银页安装各种ActiveX控件,已经被快捷支付给妥妥的碾压;人工客服的各种1-9入口被智能客服替代,更加的便捷与高效;大数据智能风控让海量数据建立起连接,挖掘出更多度数的社交网络,训练并识别出更多的风险变量;更别提中国的二维码无现金社会,让国外的同学艳羡不已;等等,等等…

当下的我们已经享受着金融科技大量创新带来的无数效率或服务的提升,如同乘坐在飞速行使列车上的我们,只有停站,才有可能看到车头上的无数鸟虫尸体。

回头再看上面提到的创新。作为人的重要生物特征(指纹、声纹、虹膜、人脸)之一,人脸数据是如何保证被有效存储的?至少某一日在某后台看到了我自己开户的人脸识别照片和视频,我是恐慌不已的。快捷支付也发生过CVV码泄漏事件。智能客服成了某些平台缩减服务成本的借口,也许与智障也差不多了,我在某互联网银行的客服功能里,曾经进入过排队死循环。先从100个开始排,终于到了的时候给一个系统错误,然后继续从200个重新排队,直到我关闭这个客服窗口。

区块链最火热的时候,除了陪着币圈的热闹,绝大部分组织把区块链当成一个“分布式数据库”来用。某宝的区块链跨境汇款,最难的地方你觉得是技术问题还是跨境链路上各大银行、清算机构的接口打通?当技术称为一种噱头,也许这就是技术创新的代价,至少先得引起市场的注意进而追捧吧。我本身是看好区块链的,只是看起来区块链单打独斗落地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它必须与智能合约、供应链、多主体间信任等等做组合拳落地。

当浪潮褪去,你自会看到哪些“创新”在裸泳。

信用

特意想说下与风险强相关的信用这个话题。前面大约提到一点关于征信,会有人问征信和信用有啥区别,很简单,前者是动词后者是名词。吴晶妹教授对信用的构成有个三维论:诚信度(信用主体的道德文化、行为准则)、合规度(遵守规定、规则和管理的能力)、践约度(履行约定的能力)

传统金融机构的数据沉淀这么多年是海量的,但是这些数据也有缺陷,比如以金融交易数据为主,用户画像比较单一,难以建立多样化的信用场景,信用的私密数据让传统金融不敢轻易包装信用产品等。不过传统金融机构这些年在金融科技上的不断发力,已经在迅速补齐这些短板。

信用的具象化,最有代表性的非 芝麻信用分 莫属了。你是怎么看待这个信用分的呢?

它是数据的收集共享还是隐私的侵犯泄漏?

它在信用评定上有持中守正么?(能刷分么)

它在信用应用上有节制受控么?(某圈750分男性才能评论,信用分PK)

它的应用场景到底是个人信用的体现还是信用背后机构的信用背书?(租车免押金是认的个人还是某宝)

它的应用场景是否涉及信用歧视或者信用要挟?(750分能快速过机场安检通道)

我的矛头绝对不是指向这款产品,而是说信用之上这些问题本身就客观存在。

那么信用是怎么出来的呢?当然是靠各种各样的数据、证明、抵押、担保等等“科学计算”出来的。文首马CLOUD发言中批判的国内金融的“当铺思想”,也不过就是说的抵押问题。因为互联网金融通常为了授信快,会无限加大数据在这中间的比重,让用户端的证明材料、抵押物尽量的轻,甚至不需要。互联网巨头拥有的海量数据要玩转信用社会,感觉像玩儿似的。因为就算你啥也不提供,你的数据基本在他的系统里都罗列好了的,比你自己还清楚你自己。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信用社会的形成需要全社会资源的努力,绝不是几个巨头就可以设定条条框框的。每个巨头都有他的利益所在,会不会为了自己的商城业务让你的信用波动起伏,也许随着社会的进步,企业的使命感会让他行的正,但是谁敢承诺。再者,信用社会容易走入极端,信用的马太效应会导致好信用的人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进而得到更好的信用。而人是可以改过自新的,信用污点怎么清理呢。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个旁观者。


扯了太多了,戛然收尾。

谁不想在金融这块发点财,收点益,但金融科技助力和谐社会,这点美好的愿望我们这帮从业者还是可以保留一下的,您说对吧?